张杰在上海,茶基地负责人张杰告诉记者

节前本市蔬菜在田面积51.9万亩,其中绿叶菜22.4万亩。地产蔬菜日均上市量9300吨,其中绿叶菜4500吨。据定点监测,青菜每公斤田头交易均价1.1元,预计五一节假期间,本市蔬菜价格稳定中将略有回升。
4月下旬,正是新茶上市。上海本地不产茶,以往上海茶客会去杭州龙井问茶,去苏州品洞庭碧螺春,但从今年起,上海人也可以喝到上海产的茶了,枫泾镇下坊村丽农茶叶基地首批种植的茶叶上周正式开摘。因地处平原,上海过去仅有松江佘山种有15亩龙井茶,因数量太少,很少有人喝过。2012年10月,丽农公司从福建山区购置了80万株茶苗在枫泾镇下坊村栽种,开启了平原种茶的先例。老板张杰有20多年从事茶业的经验,2010年起他就开始对浦东、青浦、松江、金山等地进行考察,最后找到了杭州湾畔的下坊村,发现这儿日照、雾期、温度、湿度与浙江、福建产茶区相差不大。为了保证能种出好茶,丽农公司下血本花465万元从浙江长兴购置了4.9万吨山区黄土,给下坊村的400多亩茶园换了60厘米深的土壤,使茶苗犹如生长在山间。如今这儿出品了上海本地产的茶叶,就以“得泉”为品牌。406亩茶园预计产茶1万斤左右,市民不出上海,也可到茶园亲手采摘新茶。

一年前,张杰将杭州临安一座“茶山”移了过来,把山上的土铺在了金山枫泾镇400余亩的农田里……现在种植在这些土里的茶树成功地冒出了新芽,下月底预计就可以试采首批上海本地产茶叶了。
据介绍,两年后该茶园将能大规模出产上海本地茶叶,届时市民可到茶园自己采摘茶叶,工作人员现场炒制,让市民喝到货真价实的本地新茶。
首批本地茶下月试采
前日,记者来到了与浙江平湖新棣镇毗邻的金山枫泾镇下坊村茶叶基地。一眼望不到头的农田里种满了30厘米高的茶苗。记者低下头一看,茶树上已经冒出了新芽。“到4月底,就能尝试着收获首批茶叶了。”上海丽农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杰有些兴奋地说。他抓住在微风中摇曳的一棵茶苗告诉记者,在这片400多亩地里的80多万株茶树中,种植了16个品种的茶,绝大多数是大红袍,也有少量的金骏眉、安吉白茶和西湖龙井。
“后年你再来时,茶苗估计会长到60多厘米左右,可正常采摘了。”张杰说,今年茶园只能少量产出约2000斤茶叶,2015年产量也不会高,到了2016年就可以大规模产茶了。那时候这块农田将是茶香漫野的茶园风光,亩产可达100斤干茶,市民可品尝到上海本地生产的茶叶。
上海土壤不太适合种茶
农田里种茶,对上海来说是一件新鲜事。张杰介绍,目前上海只有松江的佘山种有15亩左右龙井茶,但数量太少,喝到的人很少。张杰从2010年开始通过对浦东、青浦、松江等地的实地考察,最后选定远离工业区、可连片种植的金山下坊村作为种植基地。
茶一般生长在山上,处于平原地带的上海是否适合种植茶叶呢?茶叶专业出身的张杰说道,从纬度上来说,和上海同纬度的很多地区都产茶叶。上海的气候条件温暖适宜,水资源充沛,关键是土壤不太适合种茶。上海的土壤主要是PH值约为7的黑土,而茶适合生长在微酸性的黄土之中。为此,他特地耗资500万元从杭州临安买来了约5万吨的茶山上的黄土,基本上是将一座小“茶山”整体搬移了过来。这些土运过来以后,将茶园的地挖出一排排70厘米深的沟渠,然后填上这些黄土,保证成年后一般60厘米长的茶树根系能始终在黄土的环境中生长。茶苗则是从福建以每株2.1元、耗资168万元买来的。
经过一年多的种植,他发现下坊村的日照、雾期与浙江、福建相差不大,完全能适应茶苗生长。“去年夏天先是大旱,之后台风中茶树被淹了一个多星期,但也没有死。”张杰说,这证明在上海的农田里,茶树的生命力很强。
最担忧口感是否受欢迎
虽然从目前情况来看,张杰在上海“因地制宜”种茶树是成功的,但他也有担忧,主要是由于平原和山区毕竟不同,如山上的风是螺旋风,而平原上的风是直风,对茶树的生长存在一定的影响。
“螺旋风的环境下,茶叶的水分挥发不多。”张杰说,此外在经历去年夏天的高温大旱以及此后双台风直接被淹后,茶树虽然依旧顽强地存活下来,但品质和口感会否受到影响?由于首批茶叶要到下月才能采摘,一切还是未知数。
但谈到选择在上海种植茶叶,张杰依然没有后悔。他表示,上海作为一座海纳百川的国际性大都市,唯独缺少的就是茶文化,他认为上海的市场是能包容他这块茶田的。
张杰还介绍,今年的这批茶叶他计划主要制作铁观音、大红袍,先在小范围内进行品尝式销售。以后面对市民将采用直销的方式,想尝鲜的市民可以到茶园实地来,现场采、现场制作、现场品尝。

与去年仅有几百斤的产量相比,今年产量将达8000余斤,这将打破上海不能产茶的争论。近日,上海最大规模茶叶种植基地枫泾镇下坊村得泉茶正式开采。茶基地负责人告诉记者,上海茶品种为乌龙茶,但经过改良,口味更符合上海人喜欢的绿茶,上海茶每斤售价在800元左右。
据了解,枫泾镇政府还将依托茶园,打造沪上首个茶文化旅游基地。
品种以大红袍为主
自古高山出好茶,上海作为冲击平原如今也能产茶了。日前,记者来到金山枫泾镇下坊村茶叶基地,400多亩地里种植了80多万株茶树,一眼望不到头,几十名茶农正在低头采茶。“去年是第一年采摘,只有几百斤的产量,无法上市销售。经过一年的初壮,今年茶树已树壮根深,产量预计达8000余斤。”茶基地负责人张杰告诉记者,品种以大红袍为主,也有少量的金骏眉、安吉白茶和西湖龙井,平均价格在800元左右,也有上千元的“极品茶”。上海本地茶成规模的上市,将打破上海不适应茶叶生长的传统观念。
张杰说,为了实现在上海种茶的想法,从2010年开始,他们就对浦东、青浦、金山等地实地考察,发现金山的日照、雾期、温度、湿度都与传统茶叶种植地福建、浙江相差不大。为了让这些茶树能够存活,他们耗资465万元,从浙江长兴茶园购置了4.9万吨山区黄土,将黄土深埋60厘米左右,改良土壤结构,使得茶苗犹如生长在山间。“今年8000多斤的产量,上海能不能生产茶叶的争论终于平息下来了。”
达到最佳口感尚需时间
本地茶味道如何,是市民最关心的。虽然选用的是大红袍种苗,但制作工艺好坏也将影响茶叶的口感。枫泾得泉茶虽然整个工艺沿袭大红袍的制作古法,包括制茶师傅也是从武夷山当地请来的,但上海人更习惯喝绿茶,因此得泉茶在制作工艺上进行了调整,让茶叶更加偏向绿茶的口感,多一份清香。
上海市茶叶行业协会秘书长陈子法告诉记者,口感跟气候环境、种植技术、制作工艺密切相关,从目前来看,这批茶树初壮很不错,要达到最佳口感也需要一定的时间。但他觉得,上海出产茶叶不应该将目光仅局限在茶叶本身上,应该看到上海有了茶园会给城市生活带来新认识。将茶园与城市休闲旅游相结合,让市民有了新去处,这个意义应该比茶叶本身更大。
枫泾镇副镇长胡伟也表示,今年10月,在茶园周围将进行新农村的改造。同时,帮助村民办“农家乐”,开发茶叶礼品、茶具和茶糖、茶点心等系列茶产品,进而打造上海“茶文化”的新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