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上半年CPI上涨3.2%,5月份CPI涨幅比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

一季度物价数据,最抢眼的恐怕是菜价,主题词就一个字“贵”。以上海市郊每公斤蔬菜批发均价为例,今年1月、2月、3月、4月上旬,分别为3.98元、5.11元、2.92元、2.28元,而去年同期分别为2.61元、2.39元、2.07元、1.77元,同比上涨分别达52.5%、113.8%、41.1%、28.8%。
蔬菜猪肉价格同涨但不同理
联想到之前的“猪坚挺”,有人认为是现在的农副产品普遍进入涨价周期,与前段时期的寒潮及传导机制滞后相关,甚至与“蒜你狠”等一小部分的投机炒作也“搭”在了一起。
事实上,菜价与猪肉价不可“同日而语”。从经济学理论来看,在分析通货膨胀核心因素时,往往大体归之为两类:货币因素和非货币因素。同样是消费品价格,农副产品和工业品不一样,农副产品的价格涨跌绝大多数是非货币因素。这和土地资本的属性有关,毕竟资源有局限、技术有局限,即使有些农副产品可以通过大棚技术改变习性和周期,但也是有限的。而工业品价格更多的是货币因素,可以通过货币投放的多少来调节。
相比之下,同样是农副产品的生猪,因为工业化流水线饲养的成熟,其养殖规模已可以通过有效投入的追加而明显提高。从这个角度来看,猪肉价格的变化与工业品的变化更相似。所以上海市场近期菜价的大幅上涨,与之前猪肉价格的上涨,在经济逻辑上“并不同理”。
至于菜价高企背后的投机因素,农业专家也不认同。一方面,农副产品中像大蒜之类易于存贮的品种毕竟不多,另一方面,如果投资者真有闲钱,也更倾向于投资市场风险更小的文化创意类产品。“‘蒜你狠’会有,但有一定偶然性,更多的还是基于供求关系的市场行为,如果集中增加供给,对囤积居奇的破局也会很快。”
菜价上涨是三种推力共同作用
尽管最近几天,菜价有所回落,但很多市民还是疑惑,为什么上海的菜价一度涨得那么厉害?
上海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石良平认为,是三种“推力”的共同作用,但在互联网时代,其权重的天平已有了明显变化。
首先是基于供求判断的“蛛网式”生产。想象一下蛛网的形状?生动点说,就是封闭的网,一圈又一圈。农产品生产就是这样,因为未来市场需求不明确,农民生产投入多少,是从上个周期的市场供需情况作出判断的,这就有个“时间差”。农产品也不像工业品,后者是流水线生产,供应量的调节可以比较快,它们的调整周期往往比较长。比如,在正常气候条件下,春节后的蔬菜供应是春节前播种的,至于种多少,农户是根据去年春节后的市场供需下单的,因为去年春节后的市场价格偏低,农户会作出“需求一般”的判断,种植量会偏少,供应一少,价格自然往上走。
其次是基于气候因素的不可控力。比如,本来今年的蔬菜种植量相比于去年就少,一旦频发反常天气,供应量又会大幅受损。今年恰逢全国范围多次寒潮,直接导致蔬菜供应骤降,菜价也就“一涨不可收拾”。
再者就是更深层次的供给侧失衡。在石良平看来,这一因素也是目前影响菜价、影响农副产品价格的最重要因素。“对农产品的适度保护,是各国的共同准则,但相比之下,我们的农业生产方式更为落后”,直接表现为农产品生产成本和流通成本更高,这也倒逼传统生产方式的创新转型。
压缩“从生产到消费”中间环节
从目前看,相对于服务业和制造业,我们对于土地资源的投入不仅不足,而且每年呈“明显下降”趋势。
其实,土地是一种需要长期且大量投入的生产资源,否则会趋于贫瘠。现在人力成本高,有机肥料成本也高,谁愿意多投入呢?而地恰恰是需要“养”的。
“这种现状表明,我们现在的土地使用方式,或者说土地租赁方式需要变革。”石良平表示,变革的方式就是延长租期,让承租方愿意倾其家族之力,对土地资源实施大量投入。
在一些欧美国家,土地租赁期限往往达上百年,最长的甚至达2000年。“如此一来,农户有积极性,几代人都愿意为土地而付出。”
另外,流通成本的高企也需要改变。随着互联网消费方式不断成熟,网购成为趋势。借用这种思维,政府职能部门是否可以在压缩“从生产到消费”中间环节上全力推动,实施移动时代的“菜篮子工程”呢?
农民单打独斗,自然容易被批发商“打败”,但如果更多农民个体结合的农庄式生产呢?在经济专家看来,在农产品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空间很大。近期菜价问题的凸显,或许也是变革生产方式的重要推动力,值得政府有关部门认真思考。

究竟是什么因素推动了物价上涨

国家统计局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5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同比上涨2.0%,比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专家分析认为,5月份CPI涨幅缩小主要受鲜菜价格回落等因素影响,下半年物价水平或将继续温和运行。

 来源:解放日报
近几个月,一些食品价格一路看涨,肉价涨了,菜价涨了,米价涨了,炒菜的油也涨价了。据说继方便面集体涨价10%以后,部分中式快餐企业也打算提价。部分食品价格上涨引发的全行业涨价,似有不断蔓延之势。那么,原材料上涨导致食品成本增加,真的是供求关系发生变化,还是一些商家想借机“捞一把”?究竟是什么推动了物价上涨?

专家认为,5月份CPI涨幅比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鲜菜及鲜果价格不断回落,而支撑其上涨的主要动力仍是猪肉价格的继续上涨。5月份,食品烟酒价格同比上涨4.7%,影响CPI上涨约1.39个百分点。其中,猪肉价格上涨33.6%,影响CPI上涨约0.77个百分点;鲜菜价格上涨6.4%;鲜果价格下降7.6%。

分析CPI结构,可以看出,今年上半年消费品价格指数上涨,主要是由农副产品价格上升所致。从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上看,今年上半年CPI上涨3.2%,其中,由食品价格上涨拉动的因素,就高达2.5个百分点,占上涨因素的78%。

“鲜菜价格同比涨幅比上月回落16.2个百分点,对CPI的影响也从上月的0.56个百分点回落至0.14个百分点。”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余秋梅说。

由此,人们产生了一系列疑问:第一,国家统计局发言人年初宣布,我国目前在有关部门监控下的800种与人民生活息息相关的产品无一短缺,全部处于供给大于需求或供求平衡状态。为什么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农副产品就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呢?第二,本来物价上涨主要体现在猪肉价格上升上,为什么这么快就蔓延到其他食品行业呢?第三,这一轮以农副产品价格上涨为特征的轻微通货膨胀,有没有进一步扩散的可能?会不会再形成1993年-1994年那样的高通胀?第四,如果让这样的通胀存在,对中国经济未来的发展是弊还是利?

从环比来看,鲜菜价格的回落更为明显,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5月份鲜菜价格比上月下降21.5%。记者近日在上海、济南等地多家超市及菜市场了解到,蔬菜价格已明显降低。“菜价确实降了不少,市场上‘一元菜’‘两元菜’很普遍。”济南市民李成栋说。

长期以来,经济学对农副产品周期性波动问题,有许多经典理论分析与模型设计。但进入工业化时代和知识经济时代后,人们渐渐把这些理论给淡忘了,甚至有些教科书也不屑于介绍这些理论了。但是,在中国这样一个现代产业与传统产业并存的后发国家,这些理论对分析问题,还是非常有用的。例如,动态经济学中的蛛网模型。这种理论就是专门分析类似生猪这种周期性产品价格波动原理的。用这个模型分析目前生猪价格的上涨,就非常贴切。

对于菜价回落的原因,山东寿光农产品物流园价格指数中心经理隋玉美认为,进入初夏,各地蔬菜开启增产模式,供应量充足,菜价规律性下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