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署推进联耕联种,江苏省射阳县干部群众称这一规模化生产模式为

江苏射阳县兴桥镇出台专项奖励推进“联耕联种”
一是镇村干部专项考核奖。出台村组干部联耕联种考核奖励专门办法,在县奖励的基础上,镇财政再拿出10万元设立专项奖金,把任务落实到人头、细化到户头、量化到田头,镇长负责万亩示范片、分管镇长负责五千亩示范片、其余班子成员负责千亩推广片,其他机关工作人员对接到示范片示范方,全体村组干部责任田全部联耕联种。
二是优秀合作组织特别奖。按照服务面积、服务态度、服务效果、特色做法、成功经验五方面内容,组织镇领导小组成员、村组干部、群众代表,对全镇19家联耕联种合作组织进行评比,每年对获评优秀的奖励1万元。
三是积极参与农户鼓励奖。整合土地流转、合作社建设、家庭农场、农业保险等惠农政策,倾斜支持联耕联种发展。对参与联耕联种田块“一事一议”费用减半收取;对组织参与联耕联种的农户或农机作业户,优先给予每亩每季25元秸秆还田补贴,免费发放2遍小麦赤霉病防治药剂。

“联耕联种”是源自江苏省射阳县农业农村工作实践的一项改革创新。它是在稳定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基础上,采取“农户+农户+合作社”方式,由村组统一组织,破除土地碎片化弊端,实现服务专业化、种植规模化、效益市场化的一种新型土地合作经营模式。这项发端于射阳的改革创举,自2013年开始大面积试点探索以来,受到了广大农民的欢迎,得到了各级领导的肯定和支持,展现了理顺生产关系、适应市场经济、推进现代农业发展的极强生命力。本报两年来曾多次重点报道了相关进展情况。据了解,目前射阳县所在的盐城市9个县都有联耕联种工作领导小组,部署推进联耕联种,盐城市已在200万亩耕地面积推广了这一经营模式,占全部耕地面积的1/3。江苏省更多地方乃至其他省份也不同程度地推广了这一模式。

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到实处,戴亚生对专家实地测产结果十分满意:实行“联耕联种”的地块,今年小麦亩产均在千斤以上,让人喜出望外。田块主人说,这块田以前是蟹塘平整的,田底子不好,如此收成出乎意料。

3月21日-22日,江苏省射阳县举办了联耕联种模式研讨暨2015年小麦新型经营主体培训会。国家小麦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肖世和、中国工程院院士程顺和、农业部经管司副司长王乐君、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陈良彪、国家小麦产业技术体系产经研究室主任韩一军、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宏观室主任党国英、江苏省农委副主任祝保平等参加了研讨活动。

这是一个迥异于土地流转的故事。它的核心特点是土地不在农户之间流转,而是通过农户间联合与合作实现规模化经营,来提升农业科技和装备利用率,提高谷物生产量,实现了农民利益最大化。江苏省射阳县干部群众称这一规模化生产模式为“联耕联种”。

与会专家对联耕联种模式给予充分肯定。会议认为,射阳县以村两委组织面广量大的分散农户,破除田埂,家庭合作,形成“多户一田”规模,创造了市场,激活了本地民间资本,农民无需额外投入资金,服务组织只要购买装备做好服务,推进了服务体系的快速构建,相对其他规模经营形式不同程度的弊端,联耕联种的亮点在于能融组织、土地、服务、技术等规模优势于一体。联耕联种符合国家政策走向,有利于保障粮食安全,保护农民利益,门槛低、易组织、可复制、易推广,可以成为传统农区土地不流转而实现规模化经营的一条捷径。

小农户如何平滑过渡规模化?近日,记者深入传统农区射阳县,对“联耕联种”模式进行了调查采访。所见所闻给记者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联耕联种”这种农业生产经营方式没有割断农民与土地的直接联系,既保留了家庭经营的内核,又得到了农户间合作经营的好处,是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有益完善。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实行以来,30多年过去了。当大包干带来的制度创新的能量释放殆尽,小农经济内在的弊端就逐渐暴露出来,必然要求提高农民组织合作程度的新的制度创新,推进其与农业产业化和农村现代化的内在要求相衔接。

跳出土地流转的框框

射阳县委县政府及农业部门对联耕联种模式高度重视。“一家一户碎片化的经营,难以实现机械化规模耕作,新技术的改良也难以落地。”射阳县委书记戴荣江表示,联耕联种是大包干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倒逼而生的。射阳县农委相关负责人戴亚平介绍,联耕联种带动了大农机和新机具推广应用,促进了集成技术的运用,破解了适期播种难题,带来了节本增效稳产增产,同时由于实现了秸秆还田,不但有利于减少化肥农药的使用,还改善了农业生态环境。射阳县的实践表明,这样一来,因为减少了田埂和机耕道,小麦亩产量大约增加200斤左右。

开展“联耕联种”源于秸秆禁烧。射阳县县长唐敬说,射阳与全国其传统农区一样,每年都要面临秸秆禁烧这道考题。为禁止农民在农田焚烧秸秆,政府大伤脑筋,干部大费周折,而农民还不大买账。为了破解这个难题,射阳县委、县政府变堵为疏,提出了“秸秆全量还田、机械统一耕种”的办法。

据了解,2013年9月,射阳县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实行联耕联种、整村推进秸秆综合利用工作的意见》,组织13个镇200个村600多人参加联耕联种业务培训,培训县、镇农技人员和大学生村官作为派驻各村指导员,编印了数万份《农技信息》和联耕联种十句口诀,累计为农民授课近千课时,着力推进联耕联种进程。在全县的试点推进,得到试点村组农民的积极响应,县委县政府适时推进,之后得到各级领导肯定和支持,盐城市也在全面推广。

办法虽好,但操作起来却困难重重:“大包干”后,射阳县不少村组“好田家家分、孬地户户摊”,按地力肥瘦、地点远近分配承包地,“一户多田”“一田多户”的土地细碎化现象相当普遍。比如,四明镇建港村二组张国锋9.2亩地,分成14块;顾明国4亩地也分成10块,最小一块地只有0.2亩。

会议期间,专家学者们参观了该县海河镇联耕联种育供秧基地、海河镇三河村及联耕联种模式研讨新南村联耕联种现场、射阳县凤凰万亩蔬菜基地。海河镇在射阳县面积最大达243平方公里,耕地最多达24万亩,也是目前开展联耕联种生产面积最大的镇。海河镇镇长邓海峰告诉记者,目前该镇联耕联种面积已接近10万亩,今年秋季有望达到耕地面积的80%,即18万亩,2016年计划实现联耕联种全覆盖。问他推广工作有没有难度,他回答说,农民的积极性总体上很高,阻力来自少数有小型农机具的农户,怕小农机被淘汰利益受损,随着针对性工作开展,应该会解决好这些问题。四明镇新南村是最早试点推行联耕联种的村之一,工作推进得比较快,群众热情高,参与面广。记者注意到,新南村党支部书记刘景华向大家介绍了两年来村子里联耕联种的相关情况。他还曾这样向当地媒体介绍自己对联耕联种的感受:“村组干部是联耕联种的主要推动者。先期推进的时候,大家都在犹豫。但我们看到它丰粮富民、秸秆能全量还田的好处,还是心动了。每年三夏三秋期间秸秆禁烧的压力非常大,虽严看死守,但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落得批评、通报,令人昼夜不敢睡觉。现在联耕联种的田块秸秆无一焚烧,环境好了,村容村貌也好了。”

土地细碎化使大型机械无法下田作业,让秸秆全量还田变成镜花水月。怎么办?要使用大马力机械粉碎秸秆、深翻作业,势必要破除一家一户承包地上的田埂,以使土地成匡连片。基于此,2013年8月,射阳县农委提出了“关于推行农田联耕联种的建议”,自此开启了“联耕联种”的实践探索。

“联耕联种”的简要解释是,“权属不变地连片、户户联合心连线、统一服务利连田”。也就是在村“两委”组织下,采取“农户+农户+服务组织”的新型家庭合作经营模式,自愿破除田埂,借助服务组织的统一服务实现连片耕种,真正实现“联地、联心、联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