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幸福美丽边疆行】哈拉盖图农牧场重现40年前,天边草原乌拉盖

   
乌拉盖管理区紧密结合重点草原生态治理工程,大力推进造林绿化工作,累计完成林业生态建设面积25万亩,森林覆盖率由0.2%提高到1.2%,维护和巩固了良好的天然草原生态环境以及舒适的人居环境。
   
今年管理区将造林绿化作为一项重点工作,召开专题会议,按照因地制宜、科学规划、注重效果的要求开展义务植树造林,并把义务植树活动与城镇绿化、庭院绿化、防护林建设等相结合,进一步扩大森林覆盖率,提高人居环境。截至目前,巴音胡硕镇区完成新增绿地面积385亩,栽植苗木2.46万株,绿篱618平方米,总绿地面积达94.6公顷,绿化覆盖率达到18%。
   
启动实施乌拉盖管理区乌拉盖牧场布林泉景区为期3年的绿化工程。计划在景区建设景观林750亩,其中建设布林泉绿化面积150亩,布林庙绿化面积230亩,杨树、云杉补植区绿化面积370亩。该工程总投资1000多万元,栽植的树种包括白桦、樟子松、云杉、丁香、榆叶梅、糖槭、五角枫等20余种,预计2016年5月份全部建成。
   
乌拉盖管理区哈拉盖图农牧场在村级公益事业一事一议财政奖补工作中,紧紧围绕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以“创绿色家园,建富裕新村”为目标,以绿化促美化、以绿化促致富、以绿化促文明,全面提高村庄绿化水平和绿化效益。2012年哈拉盖图农牧场共申报绿化项目2个:巴音额日和图分场和乌力吉敖包分场绿化项目,项目总投资120万元。其中,巴音额日和图分场绿化项目总投资39.7万元,乌力吉敖包分场绿化项目总投资80.3万元。总计完成植树3万余株,绿化面积达10989平方米。
   
乌拉盖管理区贺斯格乌拉牧场在完成退耕还林地苗木补植工作的基础上,对固腊卜赛汗山、贺斯格淖尔草原生态旅游景区、场部居民区进行了绿化建设,在贺斯格淖尔草原生态旅游景区栽培樟子松1500余棵,草坪10000平米,在固腊卜赛汗山七棵松遗桩附近种植樟子松1.2万余株,在场部居民区种植乔木、灌木、樟子松190余株,场区绿化面积达到653.40平米。同时,成立专项工作组深入企业督促和指导矿区、建设现场和取排土场的植被复垦工作,共栽植各类苗木2万余棵,草坪绿化及植被恢复30万平方米,绿化建设取得显著成效。(康海军)

电影《狼图腾》展现了天边草原乌拉盖醉人的四季美景,使“天边草原乌拉盖”品牌声名鹊起,也使乌拉盖成为2015年内蒙古草原旅游的一大热点地区。内蒙古农垦乌拉盖管理区借力发力,推出2015年旅游文化系列主题活动,多视角展示乌拉盖多元化独具特色的天边草原,全方位感知人间绿色休闲度假的天堂。

【新时代·幸福美丽边疆行】哈拉盖图农牧场重现40年前“兵团小镇”场景
“搅火”草原旅游

梦回草原、溯源溯情。据悉,当地将在6月15日开启第四届乌拉盖河徒步溯源之旅,同时也将拉开乌拉盖管理区旅游文化系列主题活动的大幕。6月中旬还将相继举办“敖包相会”——乌珠穆沁部落草原婚礼节、“端午赏花,品圣泉水”民俗活动、“芍药花”摄影节,以及“全国奥林匹克射箭锦标赛”。7月将在哈拉盖图农牧场(原51兵团)举办兵团文化周,活动内容包括兵团题材电影放映、兵团主题晚会、兵团图片摄影展、兵团书画展等。在贺斯格淖尔旅游景区举办传统那达慕暨固腊卜赛汗国际敖包祭祀活动,让游人感受当地民俗。

央广网锡林郭勒7月18日消息“这里的场景太熟悉了,那会儿在食堂每天吃窝窝头、六谷粉糊糊,觉得粗糙难咽,现在非常怀念!”穿着印有“美丽内蒙古”字样文化衫的王淑香女士告诉记者,她就是当年从唐山到内蒙古草原的下乡知青。那时,才18岁,今年已经近60岁了。

责任编辑:王伟

记者在乌拉盖管理区哈拉盖图农牧场看到,这里的建筑尽是青灰色的墙体、古色的大门,随处可见“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为人民服务”等红色醒目的大字,置身其中,仿佛“穿越”回四十多年前。

图片 1

哈拉盖图农牧场兵团礼堂

哈拉盖图农牧场是原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五十一团所在地,这里保留着完整的兵团时期建筑。2011年以来,该地结合历史文化优势,对礼堂和邮局、招待所等按原貌进行修复。

如今,这里已从昔日寂寥的草原牧区,华丽转身成为草原的一座新型旅游小城。

国营农牧场重现“兵团小镇”

行走在街巷院落间,兵团司令部、邮局、百货店、兵团礼堂、大食堂等兵团年代时的场景,随处可见。

很难想象,位于锡盟、通辽市、兴安盟三盟交界处的哈拉盖图农牧场,过去是一个以牧为主、农牧结合的国营农牧场。随着2015年电影《狼图腾》的热映,对草原兵团文化的热爱瞬时被引爆,引得不少人来此旅游参观。

家住河北秦皇岛市的张大爷告诉记者,他经常与老朋友结伴一同来到这里,在这个小镇上回忆自己曾经上山下乡的日子。这里的每个路口处,都竖着×营×排×班的绿色路标。出入的工作人员,穿着六、七十年代的军装,红领章、红帽徽。此情此景,让张大爷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四十多年前。

“白毛黄毛风,从春刮到冬;五月雪刚化,九月又结冰;风吹牛羊跑,六月穿棉袄。”张大爷说,这就是当年这里的真实状况。

图片 2